江苏快三

天香·龙涎香

[宋] 王沂孙
孤峤蟠烟,层涛蜕月,骊宫夜采铅水。讯远槎风,梦深薇露,化作断魂心字。红瓷候火,还乍识、冰环玉指。一缕萦帘翠影,依稀海天云气。
几回殢娇半醉。翦春灯、夜寒花碎。更好故溪飞雪,小窗深闭。荀令如今顿老,总忘却、樽前旧风味。谩余熏,空篝素被。
分类标签: 宋词三百首
【注释】:
此词细致地描绘了雅士焚香之趣,香烟升起,幻起几般奇思异景,香气又添美景,足令人品赏回味,陶醉自乐。

----------------------------

词人王沂孙生于南宋理宗在位之时,他的平生跨宋元两朝。南宋灭亡后,元朝总管江南浮屠的僧人杨琏真伽,盗发在会稽的南宋帝后陵墓。在启棺时,宋理宗的容貌如生时,有人说是因为含有夜明珠。掘墓者为了沥取水银,竟将其尸倒悬于树间,惨状不忍目睹,后又把他的骨头遗弃在草丛之中。有一个叫唐钰的义士,闻听这个消息悲愤异常,邀集乡人,收拾帝后遗骸埋葬。唐钰、王沂孙等人结社填词,以“龙涎香”、“白莲”、“蝉”、“莼”、“蟹”等为题,抒发亡国之痛。
龙涎香是海洋中抹香鲸之肠内分泌物,并非龙吐涎之所化。抹香鲸是一种海上鲸鱼,长达五六丈,鼻孔位于头上,常露出水面喷水,想象为龙,据传有云气罩护。“孤峤蟠烟,层涛蜕月,骊宫夜采铅水”,叙写词人对于龙涎所产之地以及鲛人至海上採取龙涎之情景的想象 。“孤峤”实在指的就是传说中龙所蟠伏的海洋中大块的礁石,让人不由想到奇幻的想象。至于“蟠烟”二字所写的蟠绕的云烟,指的就是传说中之所谓“上有云气罩护 ”,而碧山在“烟”字上用一“蟠”字,想到龙蛇之类的“ 蟠 ”伏。短短的四个字,碧山已写出了他对于龙涎之产地,和海峤的奇妙景象。次句“层涛蜕月”写鲛人至海上采取龙涎时之夜景。“蜕”月,使人引起对龙蛇的联想。意谓月光在层涛中的闪动 ,如同自层层波浪的蜕退中吐涌而出,又正似龙蛇之类鳞甲的蜕退 。“蜕”字,即紧扣题目,又写出月光闪动的情景。是用得极奇妙而又极为恰当真切的一个字。而且此一“蜕”字,正好与上一句的“蟠”字遥遥相对,文法上极工整,同样强烈地暗示着对于神话中所传说的“龙”的想象 。“骊宫夜采铅水”,“骊”字盖指骊龙而言,“骊宫 ”谓骊龙所居之地,遥应首句“蟠烟”的“孤峤”。“夜”指取龙涎时为夜晚,和前面所表示的“月 ”相应 。而且用“ 铅水 ”以代龙涎,为读者提供了极为多义的暗示。龙涎乃是铅水,是一种白色的 ,有香气的铅水。至于就章法结构而言,则从首句“孤峤”之写地,次句“蜕月”之写夜,至此句“採铅水”之写事,过渡自然,而不平淡。
“讯远槎风”便写其和“骊宫”相去已远。“汛”字为潮汛之意;“槎”字指鲛人乘槎至海上采取龙涎,随风趁潮而远去,于是此被採之龙涎遂永离故居不复得返矣。此典出自张华《博物志》“ 有人居海上,年年八月见浮槎去来不失期 。下面“梦深薇露”,写此龙涎被採去以后之遭遇 。“薇露”意指蔷薇水是一种制造龙涎香时所需要的重要香料。然则此远离故土之龙涎当其在“薇露”之香气中共同研碾之时,怀念过去,梦想未来。故曰“梦深薇露”也 。“化作断魂心字。”碧出既将龙涎视为如此有情之物 ,于是此有情之龙涎遂于经过一番研碾之后化而为“断魂”之“心字”。“心字”原来正是一种篆香的形状,明杨慎《词品》即曾载云 :所谓心字香者 ,以香末萦篆成心字也。”“心字”原为龙涎香被制成之后所可能实有之形状,只是碧山在“心字前又加了“断魂”二字,更着重描写龙涎化为“心字”以后凄断的心魂。自“汛远槎风”之遥远的追忆,经过“梦深薇露”之磨碾的相思,到“化作”“心字”的凄断的心魂,想象之丰富,感受之深锐,则非常人所能揣度也。
“红甆候火 ,还乍识、冰环玉指 。一缕萦帘翠影,依稀海天云气 ”,写龙涎被焙制成的各种形状,和被焚时的情景。“红甆 ”指存放龙涎香之红色的甆盒,“候火”指焙制时所需等候的慢火 。至于“冰环玉指”则当指龙涎香制成的形状 。王沂孙把“ 冰环”与“玉指”连言,如同写女子之纤手玉环,遂使读者顿生无数想象。前面还有着“乍识”二字,用得奇巧。一“乍”字但通出初睹佳人的惊喜之状,写出龙涎香之珍贵与味之精美 。“一缕萦帘翠影,依稀海天云气 ”,真切地写出了龙涎香被焚时 “翠烟浮空,结而不散”的实景 ,而且更在帘前一缕翠影的萦回中,暗示了多少磨难而不毁两情缱绻的相思,更在海天云气的依稀想象中,暗示了多少对当年海上的“孤峤蟠烟”的怀念。
上半阙在一缕香烟的萦回缥缈中,把对龙涎香制作的过程做了总结 。下半阕从 “几回殢娇半醉”到“小窗深闭”,通过上阙龙涎香本身的叙写 ,而开始回忆起当年在焚香之背景中的一些可怀念的情事来 。“几回”是怀想当年之事也 。“殢娇半醉”的“殢”原为慵倦之意,此处意为半醉时的娇慵之态,自当为男子眼中所见女子之情态。此着重写焚香一事 。“剪春灯、夜寒花碎”,接写女子之动作 ,写一女子之剪灯花而已,春是“春”灯,花为碎花,便显出了无限娇柔旖旎之情调,“夜寒 ”则以窗外之寒冷反衬窗内之温馨。“更好故溪飞雪、小窗深闭”,窗外的严寒飞雪“深闭”的“小窗”中“殢娇半醉”之人的“剪春灯”此处写情写事,出语甚妙。“故溪”,原为当日故园家居时所经常享有之情事 ,又遥遥与前面的 “几回”相呼应 。龙涎香之所以可贵 ,原在其有着一种“翠烟浮空,结而不散”的特质,特别是在“密室无风处”。此处写人事是虚笔,实乃写龙涎香也。
“荀令如今顿老,总忘却、樽前旧风味”把前面所着意描写的焚香、剪灯等温馨旖旎的情事,蓦然一笔扫空,有无限悲欢今昔之感在于言外 。“荀令”据习凿齿《襄阳记》所载云 :“荀令君至人家坐幕,三日香气不歇 。”指的是三国时代尚书令荀彧。“荀令”素爱熏香。“荀令如今顿老 ,总忘却、樽前旧风味”,王沂孙意为如今之荀令已经老去,无复当年爱熏香之风情况味矣。“顿”字,刻意描写光阴之消逝 、年华之老去恍如石火、电光之疾速。“樽前 ”则正与前面之“殢娇半醉”相呼应,可见其温馨如彼之往事,固久已长逝无回 ,甚至在记忆中也难于追忆了 。因而“总忘却”忘却不易,因此“谩惜余熏,空篝素被”,无限往事虽空而旧情难已 。“篝”字指的是熏香所用的熏笼,香于笼中而熏的衣物。如今既已不复有熏香之事,是“篝”内已“空 ”矣。独留一丝怅然而已。然而此“余熏”虽然尚在,而往事则毕竟难回,故曰“谩惜余熏”也。碧山此词,于结尾之处,写一种难以挽回的悲哀,让人低回宛转、怅惘无穷,所写的主题虽然只是无生命 、无感情的龙涎香,多借用典故,但在丰富的想象和精心地组织和安排下,让“物”有人情。

王沂孙

王沂孙,生卒年不详,字圣与,又字咏道,号碧山,又号中仙,因家住玉笥山,故又号玉笥山人,南宋会稽(今浙江绍兴)人,大约生活在1230年至1291年之间,曾任庆元路(路治今宁波鄞州)学正。

王沂孙工词,风格接近周邦彦,含蓄深婉,如《花犯·苔梅》之类。其清峭处,又颇似姜夔张炎说他“琢语峭拔,有(姜)白石意度”。尤以咏物为工,如《齐天乐·蝉》、《水龙吟·白莲》等,皆善于体会物象以寄托感慨。其词章法缜密,在宋末格律派词人中是一位有显著艺术个性的词家,与周密、张炎、蒋捷并称“宋末词坛四大家”。

词集《碧山乐府》,一称《花外集》,收词60余首。主要词作有《天香·龙涎香》、《齐天乐·蝉》、《高阳台·和周草窗寄越中诸友韵》、《眉妩·新月》、《长亭怨慢·重过中庵故园》、《法曲献仙音·聚景亭梅次草窗韵》等

推荐诗词

野望因过常少仙(唐·杜甫)

野桥齐度马,秋望转悠哉。竹覆青城合,江从灌口来。
入村樵径引,尝果栗皱开。落尽高天日,幽人未遣回。

蝶恋花·几股湘江龙骨瘦(金·金章宗)

几股湘江龙骨瘦,
巧样翻腾,叠作湘波皱。
金缕小钿花草斗,
翠条更结同心扣。

金殿珠帘闲永昼,
一握清风,暂喜怀中透。
忽听传宣颁急奏,
轻轻褪入香罗袖。

伤心行(唐·李贺)

咽咽学楚吟,病骨伤幽素。
秋姿白发生,木叶啼风雨。
灯青兰膏歇,落照飞蛾舞。
古壁生凝尘,羁魂梦中语。

浣溪沙(宋·苏轼)

万顷风涛不记苏。雪晴江上麦千车。但令人饱我愁无。翠袖倚风萦柳絮,绛唇得酒烂樱珠。尊前呵手镊霜须。

春夜闻笛(唐·李益)

寒山吹笛唤春归,迁客相看泪满衣。
洞庭一夜无穷雁,不待天明尽北飞。

仙谷遇毛女意知是秦宫人(唐·常建)

溪口水石浅,泠泠明药丛。
入溪双峰峻,松栝疏幽风。
垂岭枝袅袅,翳泉花蒙蒙。
夤缘斋人目,路尽心弥通。
盘石横阳崖,前流殊未穷。
回潭清云影,弥漫长天空。
水边一神女,千岁为玉童。
羽毛经汉代,殊翠逃秦宫。
目觌神已寓,鹤飞言未终。
祈君青云秘,愿谒黄仙翁。
尝以耕玉田,龙鸣西顶中。
金梯与天接,几日来相逢。

三垂冈(清·严遂成)

英雄立马起沙陀,奈此朱梁跋扈何。
只手难扶唐社稷,连城犹拥晋山河。
风云帐下奇儿在,鼓角灯前老泪多。
萧瑟三垂冈下路,至今人唱《百年歌》。

舟夜赠内(唐·白居易)

三声猿后垂乡泪,一叶舟中载病身。
莫凭水窗南北望,月明月暗总愁人。

古意呈补阙乔知之(唐·沈佺期)

卢家少妇郁金香,海燕双栖玳瑁梁。
九月寒砧催木叶,十年征戍忆辽阳。
白狼河北音书断,丹凤城南秋夜长。
谁为含愁独不见,更教明月照流黄?

牡丹(唐·李商隐)

锦帏初卷卫夫人,绣被犹堆越鄂君。
垂手乱翻雕玉佩,招腰争舞郁金裙。
石家蜡烛何曾剪,荀令香炉可待熏。
我是梦中传彩笔,欲书花叶寄朝云。

相关作者
document.write ('');